你的浏览器不支持canvas

安静 是一种风骨

四分钟的通话

Date: Author: 吕雄

本文章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来自吕雄

“妈,明天…明天过年…我就不回来了”电话那头姐姐有些迟疑地说。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九,也是姐姐成为一名医务人员的第5个年头了。和往年一样,姐姐通常是会打来电话提前知会母亲明天几点到家的。

母亲看到来电显示,面露喜色地对我说,想必是你姐明天要回来了。电话刚接通,母亲脸色暗了许多,显然有些沮丧,通常母亲是会问些缘由的,此时却沉默了下来。

通话安静了片刻,姐姐连忙解释道“明天医院临时有事,需要人员值岗,所以…所以明天就不回家了”。

母亲沉默片刻,低声回应:“嗯……好…”。这次姐姐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与母亲东聊聊西问问、玩笑半晌,只是简单寒暄几句便打算挂断电话,母亲也只是连连叮嘱“注意安全哈、注意安全…”。母亲此刻对姐姐喋喋唠叨的样子却还是同十多年前一般,只是此次似乎略多了些担忧与不安!不足四分钟的通话,与往常相比异显沉重。或许,每一秒都牵拨着母亲与姐姐欲言又止的复杂心绪吧!

“自从衣白褂,我儿是人儿”。 穿上白衣大褂那天起,女儿就不再是母亲一人的女儿了。疫情当前,为医为女自该有女儿的责任与担当。“爱国甚爱家、医患甚医亲”自该是女儿为医为女的操守与初心,母亲深晓此理,对姐姐自然常感欣慰与荣光。或许,母亲对子女一生最真切、最朴实的爱便是交融了担忧与不安、欣慰与荣光吧!

“自从衣白褂,大家即小家”。医务工作5年,“急人所急,忧人所忧”的从业信条不知何时已潜移默化地融入姐姐寻常又再寻常不过的工作与生活之中。但凡国家需要、社会需要、患者需要,自己的方寸小家就愈显热闹,热闹中有病患痊愈时的喜悦、也有连声道谢时的欣慰;有同事互勉时的感动、也有医患互助时的感激;有学可出战时的自信、也有为国报效时的自豪。大家融成小家,小家住着大家,或许,这便是包括姐姐在内的所有医务工作者最具力量、最具温情的“及人之爱”吧!

纵是星火微光,越要纵身炉火,予人光明、予人希望!这,便是你我心目中的盖世英雄——医务工作者!

“今日”,我定要出征;“明天”,我必将凯还!致敬所有奋战在疫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

今日衣白褂,只为护国安。

待明日,平疫患。

旌旗傲立凯歌还!

墨染半纸,清心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