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不支持canvas

安静 是一种风骨

其命贵乎?其运可乎?

Date: Author: 吕雄

本文章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来自吕雄

《寒窑赋》开篇明义便道出“马有千里之能,无骑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其作者是否是吕蒙正存有诸多争议,也不是我所能探析明定的,至于其中荣辱之命、运数之理却有颇多兴致稍加思忖。命理与运数早被纳入朴素唯物主义的范畴,辩证唯物主义视域下的命理与运数呈现出的所谓畸形,是风水迷信还是该兼容并蓄?

社会科学的普遍要义存于研究对象、研究范畴与研究范式中,逻辑基础与生成机理是社会科学理论得以建构的基本要素。而命理与运数的逻辑基础往往是经验的总结,在具有普遍意义的似是而非的经验总结上依据四象五行六壬八卦九星二十四山余八宿的自然交互作用推导出所谓的未来运势,其生成机理倒也无多少偏误,在逻辑基础上却有诸多斟酌之处。因此,至少存在几个问题,一是所谓命数最根本的逻辑基础是什么?二是天命与人性呈现何种形态?天命与人性的影响因子存在何种关系?独立、交叠、互译……?假设关系间如何进行捕获测量?三是四象五行六壬八卦九星二十四山余八宿间的生成机理如何演绎?五行旺相休囚死;六壬大安、留连、速喜、赤口、小吉、空亡;八卦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风雷相搏、水火既济;二十四山起贪狼九星。对最根本的逻辑基础与演绎法则一直存疑颇深,对天命与人性的关系形态一直有以下假想:

假想基于天命与人性交叠的关系形态,即“命由天定,运由己造”。“命由天定”即一个人一生的命数已由八字安排定,“可荣可辱可忧可乐、可富可贵可贫可贱”,并非“只荣只辱只忧只乐、只富只贵只贫只贱”;“运由己造”即一个人命数虽已由八字安排定,但“是荣是辱是忧是乐、是富是贵是贫是贱?”全由己造。如命格图所示(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命格图

以介于(0,1)之间的数表示富贵指数,数值越大,命格越富贵;横向节点越多表示人生阶段越多;纵向层级越多,表示人生在某一阶段处机遇越多;整个命格图(横纵)节点越多表示命格越加波折,人生多有转折;基于天命与人性交叠的关系形态的假想认为一个人的富贵指数及人生命途机遇如命格图早已安排定,千般节点万般路究竟哪一条是最终的人生之路全在己造。有人少来得志老来贫,一生波折;有人衣禄无忧人生百顺,万千种种,形形色色怎脱得了天命人性的拨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命格,在不同的命格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境遇。有人拼尽一生之力,却未能逆天改命,在命格中自己最好最优的那条命途只是自己命格中的最好最优,在他人命格中可能是最差的那一条命途,这也就是同样的努力付出却有不一样的收获得益的原因吧。命格虽定,但人性可为,自己依然可以通过不懈奋斗走上自己命格中最优最好的那一条命途,故有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有言“一名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至于“人定胜天”基于此的假想命格图中并未呈现出强有力的佐证,实则“人定胜己”罢了!

行文至此,回头神思时,自己也仿佛陷入了伪科学的障口。思忖之后是非对错已无关紧要,科学迷信已无辩究之意!世事洞明皆是学问,来路无求亦无碍,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吧!


墨染半纸,清心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