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不支持canvas

安静 是一种风骨

请等我,来年红梅流火时...

Date: Author: 吕雄

本文章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来自吕雄


</embed>


可还记得那年,燕衔春泥,翅湿沾微雨,红梅燃红了整个春日。

你问我:诗中是否有你?

春水作渡,我却从未有意去赴这场三生之约。红梅已似泣血,音书可曾断绝?是不是前世错过,水花等落了空月?千帆过尽皆不是,冷场了一山红叶!

不知为何,红梅噙露?陌上匆匆,有太多太多的措手不及。曾被世事的喧嚣推搡,曾在宠辱悲乐中沉浮游荡,也曾在去留间彳亍徘徊,来不及问候,或许更不愿去回首。归期复归期,终不愿策马上路,见见兰舟渡口,看看红梅依旧!多少回红梅零落,零落成一夜夜红丝细雨,像似千千愁绪……那夜,檐雨滴进梦乡,惶然惊醒,披衣挑灯,惶惶恐翻开易安清词:”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有堪寄。” 夜雨透骨寒凉,哪里还有红梅花香?往事如烟,堆积在心头的尘封记忆,举笔回忆时,才知有些早已深深烙在心底,难以抽离、难以抹去,便让它融化在心海,在成长的年轮中慢慢沉淀出似梅的芬芳。

曾有江山万里如画,曾有采菊东篱人家。如今,多少心事随花落,多少繁华成旧梦;又有多少执念,多少痴情,垒成风景,碾成红泥。春去秋来,那年那树红梅,几经盛开,几经凋零。 我只愿朝看芳草,暮望落霞。不再想那青春热血浸透的誓言,如何去成全?尽管有一天,似红梅般红润凋零,亦不负笔尖深情,硬要蘸霜描摹写下多年心语,放入门前逝水,道声“莫负花期、莫负花期”!

2018年01月29日 记



墨染半纸,清心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