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不支持canvas

安静 是一种风骨

二十年,顺情自达

Date: Author: 吕雄

本文章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来自吕雄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未能感及了凡先生在何种境况下发出如此感慨。初读《了凡四训》时,更觉得像是本佛经而非诫子家训,每每略读书中千言,浮掠而过,总会入醉其中,情陷其里。至于其中大道、诫子规言,从不加详虑。只觉言辞平仄之间有些许清心静气的韵律,或许这更像是本音乐典籍。尽管书中箴言万千,应此时此景者,恐也就此言此句!

二十余年,岁序更迭,翕忽光阴。趁诸事完备、趁闲暇有余,偷得两三光阴,着笔一二往事。想想过去种种,写写浮生趣事,为二十余年芳华寄笔安家。“梦以昨日为前生,可以今夕为来世。”博客初建,正好以今日之笔染些光阴遗尘,和点岁月痕迹重新描摹有些记不太清的往事,时不时轻风浅笑自己,看看昨日今夕。二十年来,不曾细想,时光远去的的凝眸,却从未得以安放在素笺的扉页中。只如今,俯首在年旧的笔尖之下,隔着经年的栅栏,顺着回忆的长廊,寻寻觅觅,搜索着往事的踪迹,好托笔记年华。

不知何时,喜欢上摘文拼句。总会陈词滥调、无病呻吟一番,似乎不如此便无法安放躁动的内心。每每提笔之时,总想文何处为寄?情何处是安?虽也旧调空弹,却常敝帚自珍,随性肆为,不究文法,不问词韵,未曾施以约束,或许是本性使然,顺情自达吧。所想所愿无非在匆匆碌碌的尘世间求得身心自在,心无增减,得失从缘。或早已习惯了不与世争优,与天斗勇,更渴求的仅仅是一份对于自我的超脱与救赎。凡尘万千,万千凡尘,能在世事中得捻一缕心香,得沐一缕阳光,给心灵盈一方清净与洒脱,不畏风尘,不惧夜雨,得听一骈词,随言一首诗,其中之乐,甚难足道!

言志总先抑情,言情总先抑志。胸中时有飞来言语,却常因骄躁之心、浮华之态难以安神凝气和墨一二,着笔三四。祈望无意来生过去,放下私心杂欲,算一算春去秋来几日,数一数燕来燕去几只,听一听素笺的扉页中,零零碎碎的文字说着过去种种,无论安静,抑或喧嚣;无论平淡,抑或张狂,于我而言,就是喜欢。大千世界,或有百媚千态,而我所该做的无非浅尝一杯羹,深知一份恩,求得诸心是法,便无罣无碍!

烟雨红尘,朝露昙花;来来往往,斑驳处处,时光难以定格,余情终有归宿!

2018年01月11日 记



墨染半纸,清心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