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不支持canvas

安静 是一种风骨

只如今 如禅心是故

Date: Author: 吕雄

本文章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来自吕雄

落花风雨淙淙,清梦醒来无影。回眸辞去的旧岁,韶华眉间已是斑驳参参。书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终究,岁月的青苔还是长满了落雨的窗台。此后,唯有笔尖深情能穿透时光的陌生与藩篱,唯有墨心禅性能在霜浓后愈加红透。萧叶寒秋,冬倚枝头,菊残东篱,虫噤霜篓,再无人堪摘,无人和鸣。于是,唯有闲坐一隅,写尽春夏冬秋云水山岚,写簿人情冷暖离合悲欢。

“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是法身”。曾想安居于小小方寸,研一池墨香,悟几丝禅味,于素雅清宁中,无需礼佛,一切风清云淡。也曾想聆楼执画渲染一个没有跌宕起伏的浮海生涯,哪怕笔尖白了鬓发,也愿随草木,淋漓尽致的沐一沐山河之美、看一看天地浩大。二十余年,听遍静夜钟声,得以唤醒梦中之梦;观尽澄潭月影,得以窥见身外之身。曾经的不羁,已在跌荡起伏中瘦尽灯花。只如今,已安于樵林煮字、不适酒肆争风。曾经的半壁烟色,已被世事冲刷,纯粹无华。自此诗心仄律,庭院修篱。

“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生活总有千姿百态,依然喜欢背对着烟火流年,渡一场云水清禅。浅浅写下一些自己喜欢的小字,任凭年华静静老去,亦不会生出半点惆怅。即使素笺不着一字,内心的宁静也承载了所有流年的美丽。相信岁月终会沉香所有的追忆,在一念之间,必有欢喜。

世事茫茫,光阴总有限,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素心如雪,愿执捻一份禅心,落笔为安,余生无恙!

返回 博文分类 | 云墨书林古韵听香 | 聆楼觉梦 | 资源分享 | 建站之路 | 个人相册 | 关于我


墨染半纸,清心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