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不支持canvas

安静 是一种风骨

一寸情怀一寸心

Date: Author: 吕雄

本文章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来自吕雄


千秋一梦,翻手亦败,覆手亦败,岂如一醉换我吕氏情怀;

人世无常,荣亦何哀,辱亦何哀,且歌一曲盼君煮酒归来。

我横卧于苍穹之下,醉立于天地之间,厌倦雪月风花,无心世事繁华,借千山之色,引万江之水,细擢凡世黄土,轻点俗间烟火,种一朵纤尘不染的花,淡观无邪之态;温一壶与世无争的茶,浅茗得失之味。自有情怀是大,是非放下,忧喜放下,得失放下,荣辱放下。是酒亦茶,非酒非茶,心不醉,人亦何醉?

得失莫论一寸间,我自风流我自仙。我总有一份情怀,一份藏匿于世俗之间,氤氲于尘心之外的情怀;我曾期待雪的到来,那我便可执捻一朵与尘无染的落花,在漫天寒寂中,忍受冰穿骨蚀之痛,涤洗尘世间那浸过世故、堆满尘俗的人间外衣······。然一季轮回,一束尘埃,时沉事易。人间有多少事,天下又有多少古今愁,一梦一瞬,风来雨去,名也罢,利也罢,一笑作罢;荣也罢,辱也罢,一笑作罢;真也罢,假也罢,一笑作罢。任风来随风,雨来随雨,我自有情怀是大。

朝向白云头,只身万里游;晚风拂两袖,千里一轻舟。我总有一份情怀,一份萦绕在笔尖,与墨相惜的情怀。墨染半纸,清心煮字。文字拨动清韵,奏响清泊的旋律,试图掩盖一切的一切不祥和之音。偶尔会有些恩怨情仇、刀光剑影,不时会有些蝇营狗苟、私私窃窃,而我却也心如朽木、乐在其中。一杯薄酒,一场宿醉,谁又能将谁搁于纸外,写出无悔。夜有些静,那般静,静得那般黑,心却始终燥热,是的,我难懂夜的静。我惟愿低眉打坐,梦幻三千年,魂游九天外,静享世事安宁,无挂无碍。奈何冬雪未至,凡音再起,江湖有情亦有怨,无心害了己,伤了秋。世事无求皆无畏,人心朝善始自安,我自情怀是大,三笑一罢。

淋漓诗兴惊人句,半生欢喜,一世清词;人间花满夜飞霜,生在草堂,安于草堂;哪得捷径上朝堂,出尽风光,千孔丑态、百媚模样。多少流年梦里醉,十载明月墙;几度古今沉浮毁,万代感慨苍;本性清几许,心明一段香。进何欢,退何难,冉冉时光,莫惊莫扰,任光阴滑落流年深处,来去全由它,是非放下,忧喜放下,得失放下,荣辱放下。煮酒温茶,世事不过三笑一罢; 醉亦非醉,不醉亦醉,心不醉,人亦何醉?心若白云,有境自空明;意似流水,无波尚有形。来路无求亦无碍,我自有吕氏情怀。

2017年01月01日 发表于《长沙晚报》

2018年02月01日 摘录



墨染半纸,清心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