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不支持canvas

安静 是一种风骨

期待一朵雪花,期待一缕斜阳

Date: Author: 吕雄

本文章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来自吕雄


天越来越寒,隔三差五下着些雨,雨敲打着纱窗。其实在寒寂的冬日,我更期待飘荡在浩渺天宇中的片片小雪花,如若可以,再奢求一缕斜阳为素白的雪花点缀些许红妆。有人说:“有一种天使,在为爱折断翅膀时,天空会下起雪和雨”,也许,我所期待的雪花与斜阳会是天使折断翅膀时灵魂的皈依。我不知道雪花与斜阳能否同期而至,但我深知斜阳剪枝终成过去!而今,我所期待的雪花与斜阳如你我期许,只为弥合过往!

几处烟雨蒙蒙,几处炊烟袅袅。小桥洼外,故庭竹旁,雾开始有些浓,雨开始有些重,期待着、期待着雨后出斜阳,雾散雪花扬。沿小园径走,霜护阶菱,石篁犹绿,不知去年今日,冬日可曾这般寒寂?或许。。。或许。。。寻寻觅觅,悠悠期期,遥来不见雪,雨重湿行衣。似乎很久很久没有像今日一般闲情游走,问问路隘芥草,找找雪花足迹。彼时,再忆起,不知是何缘由,所想所感所见却有些生疏,或许是早已没有了十余年前初初的执念,有的、还剩的只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的一份释然。曾经,故园、小径、石篁,还有用蓬蒿搭建嬉戏的草堂。。。早已伴随着雨声在时光的滴答声中风烟俱净,无需沉湎,更无需祭奠。此时此刻,只想,在如此年华,得一份天真,邂逅一份纯粹。至于那些熙熙攘攘,已不想再过多描述;那些明媚忧伤,都已在遗情梦断中隐藏。长径独我跫音,埂上木芽,换了一发又一发;汀畔竹笋,采了一茬又一茬。唯不变的依旧是少年时耕垡在内心的那点期许,望雪花无恙,望斜阳无伤,曾经的雪花斜阳依旧在明日前方,曾经的少年依旧是曾经模样。

或许,人终要成长;或许,人总会遗忘。待到雪花漫天,一朵犹怜;待到斜阳初放,一缕红妆;待到今日之非今日,昨日之非昨日,低声问问自己:"少年",可还记得那年冬日寒霜,可还记得那年小径石篁,可还记得那年举笔暗伤,可还记得曾经模样!

2018年01月23日 记



墨染半纸,清心煮字...